返回列表 发帖

三都岛的童年印记

原创

      当人的童年总是在亲近大自然的日子过来的,一定是挥之不去的美好。住在海岛,对父母来说觉得不是太方便,所以他们成年人回忆那段日子,似乎总有许多不愉快。当教师的父母,要上班,要照顾我们。那个年代电器是奢侈品,没有这么多帮手,他们总是觉得做不完的家事,记忆是疲惫而忙碌的。而我们是孩子,自然没有他们那么多的忧虑。我们的生活就是读书和玩。
      春天早晨,我们沿着田边的小路走去上学,空气湿润而清新。田里的农民在插秧。一片片绿色象地毯一样。因为是双季稻,到夏季时,就是金黄色的稻谷,收获后立刻又是绿色一片,到秋季又变幻出一片金黄色。亚热带气候的海岛,常绿阔叶林带,一年四季树木无明显变化,似乎只有田野里,才让人感受到秋实的温暖。
      拐到马路上,两侧都是菜地。据说因为部队驻扎的原因,这附近的村民分离出来专门做菜农,为海岛提供蔬菜。菜地里一年四季都是绿油油的,不同季节的蔬菜从没有让菜地荒过。这里永远都有农家肥的气味。
      我家住的学校旁边有一条小河,上游有个水库,河底是沙土沉积。我们经常和我爸爸学校的学生在小河里闹腾,河里有河虾和淡水小鲫鱼,坏坏的鲶鱼,甚至还有鳖。我记得我哥哥把一只鳖埋在河边的泥沙下面,一段时间就带我去,把鳖给挖出来看看再埋回去。这只鳖可真是很乖,给我哥哥这般折腾,居然还老实地呆着。有时把抓来的河虾养起来,用玻璃瓶装着。可是一会儿河虾就死了,试过几次,我放弃了这个念头。小鱼也养过,但是不久就给我放生了。没有条件,我照顾的兴致不是很高。
      家旁边还有三口井,是部队放弃的水源。井可真是深,据说有十三米深。这井里只要放入几只淡水鲶鱼,过一年就繁殖很多,井里都是鱼跳跃的声音。鲶鱼生命力强,哪里都能生存,甚至臭水沟里也可以。但是井水里养的鲶鱼算干净的。经常有看到部队的一些职工,带着漂白粉来网鲶鱼。往井里倒入漂白粉,鲶鱼就浮游上来,用网兜,一次可以兜几桶。鲶鱼有股土腥味,不算好吃。但是钙含量很高。
      家后面有一块小小的地。就是这一块地,我们种过好几种蔬菜,也曾试图种过甘蔗,但没有成功。最成功的是空心菜和小葱,旁边有水的洼地,曾经种过茭白。家前面搭的架子上,年年都爬有瓜藤,结着丝瓜和葫芦瓜。也养过小鸡和鸭子。估计那个年代,家有空地的人家,都有这些经历吧。
      有时大家上山摘野果。过去年代,山上的野果都给摘走了,不象现在,农村孩子也不摘了。山上的野金桔、野草莓等,以及根本不知道学名的野果,有什么大家摘什么,觉得特别好吃。
      记得长在溪边的草莓,空心的,很甜嫩。不是人工种植草莓的品种,估计不好种。
      夏天季节,在屋外乘凉。到晚上,草丛就凝上露水,不小心碰上,就湿漉漉的。但是带露的草用来温芭蕉,效果很好。我家房前种满了芭蕉。芭蕉果上的芭蕉蜜露清甜可口,而用带露草温熟的芭蕉,特别的甜。现在似乎再也吃不到那么甜的芭蕉了。
      夏夜晚上,萤火虫在夜空飞来飞去,忽闪忽闪的,星星点点,真是可爱。车胤囊萤的典故,越发让人觉得萤火虫是大自然的小精灵。有时也捉一只在手上玩,但是我从不伤害它们。现在很多媒体都在呼吁保护濒临灭绝的萤火虫,因为农药的滥用,萤火虫越来越稀少了。估计萤火虫飞来飞去的场景现在很难看到的。
      那时没有光污染,夏日晴天夜晚,遥望天空,星星历历在目。七仙女星看得特别清楚。传说其中一颗看起来模糊,就是因为她就是私下凡间嫁给董永的七仙女,犯了天条,所以变模糊了。也许就是这个模糊的星星,才给了民间那么多遐想的空间。记忆中看到过一次启明星。爱睡懒觉的我,难得看到一次,就再也没有过了。
      也许再让谁回到过去的生活环境,没人会适应。但童年经历回忆起来,总是那么美妙。孩童的内心是纯真的,曾有的经历印在白纸上,就是原生印象。

这帖真好。我们这里有一种金樱子酒,原来就是这个东东。

TOP

感觉怎样?物非人非吧?我记得你应该是我同届的?

TOP

嗨,我刚从你老家来

TOP

金樱子.jpg
2013-7-14 11:18



    这个方言叫刺瓮的,学名可好听了,叫金樱子

TOP

本地番石榴,尤其红瓤的好吃。台湾芭乐,看起来是番石榴,直接吃没法吃,只能做芭乐汁。

TOP

回复 4# 勇哥


    还是番石榴最好吃,离开三都,我再没吃到这么好的番石榴,8年前我在广西北海看到番石榴,味道大不如三都的。十分想念三都的番石榴。

TOP

原来是这个啊。好像吃过。

TOP

70年代海堤刚围好.种了大批甘蔗.没有人吃.好可惜

TOP

港口山上有一种野梨不大很难吃,大家还有印像吗?

TOP

返回列表